冯小刚《夜宴》影评:凤凰踏碎玉玲珑

时间:2019-05-02 15:30 来源:广东编导网 作者:广东编导网

    前段日子看《山海经》,里面是这样讲起

    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而太子名叫无鸾,所以呢这是乱世的故事。

    五代十国的乱,不同于春秋战国,抑或魏晋,无关风雅,反而总要带着些蛮荒狞厉的意思。

    是自唐以来那一点凶霸霸的元气用到收梢,不多了,索性歇斯底里地把它消耗尽了吧的那种势头,难收难挡的凶狠。

    连女子也是短蹙蹙眉毛,无端带些暴戾骄纵。

    相书上讲眉长则秀,呵,该世代是连女子的那一点秀气也不要的了。

    故事很简单:皇叔篡位,杀兄娶嫂,太子探知隐情,伺机复仇。

    开场杀得太美。

    黑甲刺客策马踏雪浪,动地而来,惊破白衣舞。

    长箭穿空,猎猎作金石声。清清静静的吴越之地,见了血光。

    而伶人在舞。

    杀气刻不容缓逼近,而林泉之间伶人舞得好寂寞好优柔。

    上世纪初,舞神尼金斯基有《春之祭》。

    在舞中,舞者屈膝弓背,放弃了跃升,肢体全然朝下。

    他们抑制住对天空的渴慕,转而向大地臣服。就好像那些受到阻滞于是转而向内的爱情。

    伶人好似提线偶,舞姿是向内的,塌陷的。

    白面具空空洞洞,后面是东方人的长眼睛,黑的,无苦悲,无喜乐,无盈缺,无求告,那应该是开天辟地之初,原始人的面孔。

    万物都没有来,万事都没有开始,他在等待有什么人或是有什么事,为他赋予一个表情。

    生命懵懵懂懂的稚态,原应如是。

    沧桑也没有过,忧怖也没有过,若是死去也就是死去了,完全是自然的,连贯的,一气呵成的。

    所以,事实上,杀戮并不对他们造成惊扰。

    最后,一个俯拍,伶人的尸身静好一如白莲花浮在水塘。

    有一句古语可以用来形容那些气质太过复杂的女子,叫做,深情在睫,孤意在眉。

    看过电影我就想,它对婉后是很合适的。

    阴霾华美的宫室,她才出浴,斜倚香炉倦倦眠,这时感觉到他来。

    她惊回首,急急奔,裙摆好慌张。她叫出他的名字。

    每一回见他都好像初次,那么欣喜,那么惊动。一个人初次遇到另一个人,她初次爱上他。

    时间尚早,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变坏,现世安稳,而心中境地也完好如初。

    有一场对话好趣致。

    婉后同青女站在鱼缸近旁,聊起太子无鸾。青女一派天真,以甜哑嗓音说道

    ——他从来不给我写信。我是在梦里和他说话的。

    而婉后却并不以为荒诞,只见她手作兰花,捻起鱼食细意洒下,扰起一池萍碎,竟然亦认真垂询

    ——他同你讲什么?

    这是要爱着同一个人的两个女子之间才会有的交流,当中有电光石火的敌意,亦有明心见性的懂得。

    然而说起爱,呵,人在年轻的时候,只懂得去爱,爱起来又不懂得收手。

    并不知道终于有一天它会耗竭了我们的所有跟仅有,也许呢,呵,是假装不去晓得的。

    及至真的到了时辰,我们可以做的全部事情,亦不过是,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

    勿复相思。但情爱欲盖弥彰。

    婉后倾力回护,为着太子无鸾的性命,匆匆交付了自己的身体。

    呵,除开这个,她并没有别的了。

    册封那日,她穿茜素红嫁衣,妖丽胭脂深扫入眉,还有发鬓。而黑马辔头为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柔糜淫荡的床榻,玉体横陈的当时,会不会有片刻她遥遥听见深宫的更鼓,然后涌上一些苍凉的心情?

    后来所有人都死去,独余婉后轻轻薄薄一弯身躯。

    宫室屋宇自四合八荒压下,她穿着黑,面孔上有些心死的神情。

    真的,生命中没有了你,天高海深,有什么可拥有?

    说什么江山不待。

    婉后不过是一个女子,一生渴望被悉心收藏,被妥善安放,但可寄望的人全都逝去,情怀中空留些温柔不知该拿它怎么办,而可堪承受的那个人,或者永远也不会再来。

    凤凰踏碎玉玲珑,孔雀斜穿花错落。

    原来生命是这样的虚妄,即使是身处在这样繁艳的场合。

    深情在睫,孤意在眉。与其寂寞终老,不如归去。

    终于还是要来说一说《越人歌》。

    虽然明知不真,我却更愿意相信无鸾讲的那则典故

    ——一个王子泛舟,打浆的女孩子爱慕他,唱了这支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青女就是唱着这支歌死去的。

    她戴着无鸾留下的霉迹斑斑的白面具,肢体扭曲成向内的姿势,那是一个人同自己的角力。

    仍然我想起尼金斯基的舞。《彼得鲁什卡》。讲述一个木偶突然获得一颗心,他爱上舞女偶人,后又失去了她。

    木偶没有表情,灵魂被缚,深爱而不可得,但又欲罢不能。

    当爱情变得隐晦,它就不再是一种杀伤,它变成绵长的消耗,一个女子对峙自己的感情。

    灵魂一夜白头,而面相不改,依旧如昨,山明水秀,吴山青,越山青。

    临死,青女低声问,以她甜哑的嗓音

    ——你还寂寞吗?

    真叫人肝肠寸断的遗言和情话。

    呵,好不好呢,山远水长,你我就此别过?

    而当我离开你的生命,你可以很伤心很伤心,但寂寞是不可以的,我不要你寂寞。

    乱世中妖氛这样深重,而一个人竟然还可以爱另一个人,为之生,为之死。

    合该如此,爱一个人如果没有变得简单,只是因为爱得还不够深。

    真的好难追想,那时天空高高旷旷,金合欢树长入云端,我们亦曾并肩走往花深似海的原野,坚信生命会得因此而丰盛。

    只是乌飞兔走,你我各自老黯。

    不晓得会不会有机会,许多年后我可以向你说起,曾经有那么一天,在黑暗的影院里,其实我哭过。


     注:以上影评资料由广东编导网整理上传发布,更多问题还可点击在线咨询进行咨询,或者扫描广东编导网官方公众号二维码查看更多编导影评写作!
广东编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