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艺考告诉范文《男人的战争》

时间:2019-10-29 09:39 来源:广东编导网 作者:广东编导网
编导艺考告诉范文《男人的战争》
他们一直住在城市边缘的一个平房里。房子紧靠铁路,简陋、背阴,更像个随便搭起的窝棚。他把她接来,添置些锅碗瓢盆,两个人便开始了共同的日子。他们在房子的四周围起了栅栏, 在屋后种了樱桃树和蔬菜。于是夏天,坐在屋于里,竟也能闻到若有若无的清香了。
 
可是到了冬天,房间变得阴冷无比。他费了很大的劲儿,终于搞来一个煤球炉。当淡蓝的炉火升起,他和她,便觉得春意盎然。煤球炉晚上需要封火,这成了他的工作。封火后的煤球炉不再滚烫和热烈,更像个打着盹儿的暖暖的太阳。每天晚上他都要起来,两次,或者三次, 查看他的煤球炉,抽上一支烟,再看一眼旁边熟睡的妻子,然后继续睡去。
 
妻子说,你晚上总起来干吗?怕别人偷了你的破炉子?他嘿嘿笑,露出尴尬的表情。晚上却依然起来,查看他的煤球炉,两次,或者三次。
 
儿子懂事的时候,也对他的举动不解。他告诉儿子,煤炉封不好的话,会中毒呢。儿子把他的话告诉妻子,两个人就夸张地将他嘲笑一番。妻子说生命诚可贵,儿子说爸爸是怕死鬼。他嘿嘿笑,抽着烟。他眯起的眼睛透过一个巨大的烟圈,注视着这对快活的母子。他的目光, 柔情似水。
 
每天晚上他仍然起来查看他的煤球炉,两次,或者三次。他的煤球炉在冬天的日子里,从来没有熄灭过。他认为那是家的大阳。
 
儿子长大了,去很远的城市读书,在很远的城市工作,又在很远的城市安了家。元旦的前几天儿子打电话回来,说要接他和妻子去那个城市住些日子。儿子说那里天气很好,房间里也通了暖气,很暖和,很舒服。
 
那几天他正好有些琐事,便让妻子一个人先去了。后来他得了重感冒,便打消了去儿子那里住些日子的念头。过几天儿子再一次打电话过来,说就来住几天吧。他说今年还是算了,明
 
年再说吧。那天儿子在电话里劝了他半个多小时,还是没能将他说动。放下电话的时候,他听出儿子的声音有些恼。
 
儿子终于下决心亲自来接父亲。儿子下了火车,天刚刚亮。儿子敲父亲的门,很久才敲开。他穿着睡衣,睡眼惺忪中见到了自己的儿子。
 
屋子里寒冷无比。那个煤球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灭,冷得似一块南极的坚冰。儿子问, 炉子怎么灭了呢?灭了吗?他看看,果然。晚上没封好吧,他说。
 
不是每天晚上都要起来查看两三次吗?儿子的话随口而出,他知道那是父亲的习惯。
 
好几天没起来了。他说,自你妈去你那儿后,我晚上就没起来过,30 年来,还就这几天, 睡了个踏实觉。说完,竟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神情。儿子的心像被钢针狠狠地扎了一下。他想起他小的时候,和母亲一起取笑父亲是怕死鬼。而当父亲独自一人时,竟然在寒冷的屋子里, 睡得踏实。
 
也许父亲太累了吧,他想。
 
他突然觉得面前这位头发花白身体佝偻的老男人,其实更像一名战士。只为保护自己的妻儿, 竟默默地和一个破旧的煤球炉战斗了 30 年。

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吗,有哪些不够完善的地方?

期待大家在线咨询

     注:以上编导故事由广东编导网整理上传发布,由于篇幅原因很多内容不能详尽更多问题还可点击在线咨询进行咨询,或者扫描广东编导网官方公众号二维码查看更多编导故事写作!

广东编导网